您的位置 首页 >> 电动汽车

终极恐怖三篇之生死有命

来源:分享车 时间:2019年10月21日

毕生难忘的三件恐怖经历,这是第二件。

1996年寒假,我15岁,在街上在桥下在田野中,调皮捣蛋,偷鸡摸狗,打架斗殴,貌似一腔热血、浑身是胆。但,其实我并不是别人看到的那样无所畏惧,我很怕黑,很怕很怕,因此得到太多小伙伴的嘲笑。实不相瞒,到现在我还是开灯或者开电视睡觉的,虽然早已搬到城市居住,依然如此,因为95年被鬼火追是那么的历历在目……

下面我将叙述亲身经历的第二件恐怖事。

快过小年的一天早上,我被人在被窝中拉起来,刚要发躁,发现是我细叔,强压怒火问道:“啥事啊,大清早的吵的露卵?”细叔说:“快起来,跟我一起去后面古溏放水抓鱼去。”我“哦”了一声,就穿衣服起床了。简单介绍一下,我叔叔对我特好,平时五块十块总是支援,最重要的是,几乎每天都蹭他的口粮——香烟。

古溏,离我们村大概三公里左右,三面环山,一面是田,其实就是一个小水库,用于灌溉农田的,我叔叔承包下来,每年上半年投鱼苗,下半年放水收鱼去卖。

我俩来到溏坝上,叔叔说:“你年轻,热热身,下水去把水闸拉开”。虽然太阳已经升起,但还是很冷,我当时就火了:“零上一两度,你让我潜三米深的水去开水闸门?”他反而板着脸说:“慌什么?开闸费五十元”。我一听就动心了,但还没忘记坐地起价:“最少一百”。“成交”。

我脱下所有衣裤,包括裤衩,边热身边听细叔吹牛逼,说他跟我这么大怎么怎么的,潜个水算个卵之类的……

身热的差不多了,准备下水,脚刚挨到水面就缩回来了,太冷了,当看见细叔嗤之以鼻的表情,没等他说话,我纵身一跳,下水了。游个七八米远,适应一下。然后回到塘坝边上,歇口气,然后就要顺着塘坝沉底开闸了。叔叔在坝上说:“办完事给你来两包红塔山。”我一听,答应一声要得就钻水下了。由于对这个溏特别熟悉,叔叔对我水性也相当有信心,所以不担心我。

反复两三次都没成功,为了丰厚的奖励,我猛吸口气往下潜水,终于到了水底,摸到闸门把手,使劲拉开,打开之后,我总觉得有水草轻抚我肌肤,我随手一抓,差点把我吓死,分明是头发的感觉,我睁开眼睛想看看,没想到一片漆黑,很黑。我说过我很怕黑的,吓的赶紧往上浮,呛了两口水,到了水面,让我赶紧拉我上去。

上了岸,擦干身上的水,穿好衣服晒太阳。叔叔递来根点着的烟,问:“还抖呐,年纪轻轻,这算啥哦”,我战战兢兢的说:水下可能有死人,我摸着头发了,很长的头发。叔叔:“放屁,夏天淹死在这放牛的兰早捞起来了,”我知道怎么解释他也不会相信,干脆抽烟不说了。叔叔说:“别吓自己了,晚上咱俩还在这住呢……”我:“什么?还在这住?不行不行,我怕。”叔叔怒道:“两个人你怕个卵啊?不守在这,水放干了鱼不都让人偷了?过年压岁红包给你来个厚的,别啰嗦,赶紧一起砍树搭棚去”,说完便砍树去了,我无奈跟在后面。两小时后,棚子搭好。我们回家。

闲话不提,此处略去一万字。吃过晚饭,我和叔叔扛着被子,打着手电奔古溏去了,到了塘坝,铺好被子,在棚外烧起一堆篝火,然后闲扯着。扯了一个多小时闲篇,八点多钟,叔叔说:“阿毛,要么你回去拿副象棋,咱俩大战几回合?”我毫不犹豫:“一个人不敢,路过几片坟地,打死我一个人也不敢回去”。叔叔说:“你有么卵用啊?是个男人啵?要么你在这烘火,我去拿?”我说“行”。叔叔就走了。

作者寄语:用流量叙述完,百分百真实,无偿投稿,不喜勿喷,谢谢!我纠结的是:不知道小亮的死跟我的电筒一砸有没有关系?

性感美女

美女图片大全

标签:
友情链接+
丝袜的诱惑 波波福利 济南橡胶行业测试设备 QG4型金相试样切割机 光纤分纤箱 513加速器 美女连体袜图片 Yumi尤美伫立在海边的唯美仙子写真 清纯妹子的休闲时光 魅妍社极品G罩杯国模大尺度私拍图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