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首页 >> 汽车理赔

74路公交车

来源:分享车 时间:2019年10月21日

今天真冷,街上到处弥漫着阴冷的空气,白雾般的毛毛雨飘洒在整个城市,令人局促不安。

临近夜晚,五光十色的霓虹灯逐渐亮起,这个城市更是增添了一份妖娆,抬头望望天空,我不是在寻找什么,只是寂寞了。天上没有洁白的云彩,只有乌云团团,再仔细看看,如同一张张开的血盆大口,渐渐的靠拢我,是什么~!吐舌妖魔吗?似乎想要吞噬我,退后两步,紧靠车牌!行人匆忙的从身边走过,像是幽灵般鬼魅。

74路公交车来了,不知何时从身后冒出很多赶车的人群,随着拥挤的TA们挤进车内,车门很快紧闭,公交车开始缓缓行驶。

车内安静得连一颗针掉在地上的声音都能听见,唯独听不见所有人的呼吸声,我的心脏突然开始不规则的跳动,我有些慌张,为何?

奇怪,平时不是走延熙大道吗?怎么今天驶进三环以外了呢?

“师傅,这是去哪里?”我紧张却小心翼翼的询问。

“姑娘,我们开往地狱,你想去哪里?”声音低沉沙哑。

“师傅,你别吓我,我到体院!”

“走吧,地狱是个好地方。我们这里的人都是去哪里寻找天堂的,你会爱上那个地方的。哈哈哈哈”

“停车,我要下车,师傅,师傅!”我恐慌他的声音,像是一个鬼魂的嘶哑!

车还是疯狂的向前行驶,外面的天色已经伸手不见五指,车内的橘红色灯光逐渐亮起,我怀着恐惧的心情四处巡视旁人。

天哪!天哪!刚才一起坐车的乘客此时都是悬浮在空中,脚呢?我看不见他们的脚!天哪!这是怎么回事?他们的脸都是僵尸一般的惨白,唯独我一人站在车内。TA们有的回头看向我。

“小姐,你也是去地狱的吗?”一个30岁左右的女人将脸转向我。

“啊!!!!!!!”她的脸,她的左半边脸腐烂的,脸上还淌着鲜红的血液,手臂残肉横身,肉一块一块的往地下掉……

我是做梦!别怕,一定是做梦,我捂上眼睛拼命的想那些平时觉得好玩的笑话,可是怎么也不能驱散内心的恐惧!我害怕,我真的害怕!我多希望我的爱人在,能抱着我告诉我这些都是噩梦,睡醒了就没事了,想他温暖的大手牵着我狂奔出车窗外。

“我是上午刚出的车祸,没来得及办理轮回手续,所以先去地狱报道,你呢?”那个女人的声音再次传入我的耳膜。

“不!这是做梦,一定是做梦。”透过手缝的间隙,看见她们有的开始下车。逐渐车内只剩下我一个人。我开始消沉恐惧,真的是做梦!”我安慰自己别紧张。

“师傅呢?”刚才还看见车主,此时车内就剩下我一个人。车还是在继续往前开,没人操控。

“停车!停车啊!”谁在啊,帮帮我!

我已经叫的嗓子嘶哑:“停车!求求你,上帝,帮帮我吧。”

车停下来了,难道是我的祈祷生效了吗?

这是哪里?怎么荒无人烟,外面漆黑一片,我不知该去哪里。地下全是泥泞路,深一脚,浅一脚的往前走,一定要找到一户人家。不然我会死的,冷死,饿死,或者恐慌窒息。我不该去想象如此年轻就命丧此地,唯一要做的就是拼命的想要活下去。

奔跑,一路狂奔,任凭长长的野草淹没了我的身体,任由从中荆藤划破我的皮肤,那糟糕的雨水溅满我的脸庞,寒风冷得刺骨。冷!只有不断的奔跑才能保证我的身体不被冻僵。

这个梦好长,我还没醒过来?只能寻找出口,我不能让自己死在这个真得可怕的噩梦里。

不远处看见几颗火星在闪耀,像是灯光,天哪!有人家吗?我能得救了是吗?这个消息无疑让我兴奋得不能克制自己的情绪,像是一头脱了缰绳的野马,一路狂奔,我看见希望了!生的希望。

前方像是无人家居住,是个小木屋,陈旧破烂不堪。

“吱呀!”推开门,灰尘落了我一身。踏进屋内,微弱的灯光并不刺眼,“咔嚓咔嚓”是什么声音,我想要借助灯光看得更仔细一点,我的脚被咯了一下,我弯下腰捡起一根类似棍子的东西。“是什么?”白深深的一根,很冰,有一些粘稠,是什么?不知道,扔在地上,还发出咣当咣当的声音,闻一下手指,腥咸腥咸的、我的胃一阵翻腾,随即作呕!像是腐烂的尸体味道。“嘿嘿嘿嘿,新来的,今晚有肉吃了……”橘黄的灯光不断闪烁,一些看不见模样的人群从地上如同春笋发芽冒了出来,他们张牙舞爪的扑向我,撕扯我的每一寸皮肤,我的凄厉声划破寂静的夜空。“她的肉好鲜嫩,味道真好……”“哈哈,喜欢她大腿上最白嫩的肉……”“恩,她好像很喜欢我们噢……”是耳边听见的声音还是来自魂魄的感应?我的手臂在地上晃动,似乎想要找到“生的出口。”

“你好,欢迎来到74路终点站!”

你想坐74《去死》路公交车吗?

美女

标签:
友情链接+
美女的内裤 潍坊职业装 丝袜美腿诱惑 双盘金相试样磨抛试验机 当代商城鼎城店 湖北白麻 安全爬梯厂家 慰安妇的电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