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首页 >> 汽车图片

悲情之花

来源:分享车 时间:2019年10月21日

一滴滴鲜红的血液溅在雪地上,白雪瞬间染成了一片血红,正如一朵盛开的悲情之花。

主角雅雪,一个穷苦人家的女孩子,在她六岁那年,就被她爹娘卖到一户姓张的有钱人家当丫鬟。

当雅雪的娘泪流满面的接过银两把她交给一个嬷嬷的时候,雅雪忍不住哭了,她紧紧的拉着娘亲的手抽泣道:“娘,我不要离开你,带我回去好不好。”

“雅雪,娘对不起你,家里穷得揭不开锅,你爹爹又在外面输钱欠了一屁股债,现在债主上门讨债,娘实在是穷途末路才不得已出此下策,等哪天娘攒到钱把债还清了,在赎你回家。”

雅雪的娘亲说完,忍痛割爱抽开雅雪的手让嬷嬷带走。

“娘,我离不开你啊娘……”

嬷嬷牵着雅雪走进张家大门,雅雪一步三回头,边哭边喊着娘亲,直到大门慢慢被合上,雅雪看到娘亲栽倒在门外。

“娘啊。”

雅雪和母亲就这样离别了,纵有千百个不愿意被卖掉,她也只有认命,雅雪不怪她的娘亲,她知道家里的情况,娘亲说过,攒够钱就替她赎身,哪怕这个希望很渺茫,需要等很久,她也抱有一丝希望。

雅雪不知道,她这个愿望永远不会实现,从她踏进张家大门那一刻开始,就注定了她一生悲惨的命运。

张家老爷是一个经商,凭着他富有的家室,三妻四妾怎少得了,他的小妾源源不断,一年添一个两个,无论取多少个回来,还是收不住他的花心。

雅雪刚卖进张家时候的任务就是让她伺候大夫人,也就是张老爷的原配妻子。

大夫人长年卧病在床,每天都需要人伺候,但是这个大夫人脾气很不好,只要丫鬟有一点点伺候不周到的地方她就会大发雷霆,她身边的丫鬟换了一个又一个,现在换雅雪来伺候。

伺候这样一个生病女人就得寸步不离的守候在她身边,一会给她端药,一会给她提尿壶,一会给她捶背捏肩,雅雪每天照大夫人的吩咐做好一切事情,可还是被大夫人这个生性泼辣的女人不打就骂,什么捶肩的力度不够,药温过烫等等这些不是借口的借口来对她发火。

那天,大夫人咳嗽得厉害,雅雪连忙帮她捶背,接着又给她端药过来,谁知大夫人接过药碗把药水洒在雅雪脸上。

“你这个奴隶,药还没凉就给老娘喝,你存心想烫死我是不是。”

受到大夫人的辱骂,雅雪只敢乖乖的站在一边听她把话训完,等大夫人睡着那会儿,雅雪连忙跑到大院的水井边,舀出一瓢水把脸上的药水洗净。

洗干净脸,她蹲在地上悄悄的哭了,此刻她好想回家,好想好想。

“你怎么哭了?”

一个在打扫院子的小男孩走到雅雪身边。

雅雪摇摇头,什么也不说,她只顾洗脸,没发现他在打扫院子。

“别哭了,你哭的样子一点都不好看。”

小男孩伸出手帮雅雪擦干眼泪安慰她。

雅雪破涕为笑,小男孩的举动,让她的心里感受到一丝温暖。

“我叫雅雪,是张家的丫鬟。”

“我叫旦末,也是张家的佣人。”

雅雪和旦末就这样认识了。

一晃十二年过去。

“旦末,我好想离开这里,去过属于我们的生活。”

十多年相处的时间,早让雅雪和旦末这两个同命的人产生了一段很深厚的感情。

“我会向张老爷求情,让他放我们走。”

满天星光灿烂,雅雪和旦末看着星空说着话。

两人憧憬的未来,却被张老爷一个决定残忍的砸碎,眼看雅雪越长越漂亮,张老爷心动了,他宣布要取雅雪做小妾。

可怜的雅雪没有选择的余地,在一个夜晚,喝酒的张老爷闯进她的屋子,不顾她的意愿把她推倒在床上。

雅雪成为少夫人后,旦末对她的感情变了,他变得冷漠,眼里满是愤恨。

每次面对旦末,雅雪的心都像撕裂一般的痛,她爱的人,却不能再言爱,她对他有爱,他却对她有恨。

旦末消失了,没有人知道她去了哪里,雅雪的心也随着旦末离去,整天魂不守舍,心里脑里都是他,虽知这已经是宿命,却还忘不掉,放不下。

接下来一年的时间大夫人病逝,雅雪怀孕了。

雅雪怀孕的消息顿时在张家传开,张老爷所有的妻妾,有的震惊,有的羡慕,有的则嫉妒恨。

这要归根于张老爷的问题,这么多女人没有一个能怀上他的孩子,如今雅雪怀孕了这对她们来说可不是什么好事情,所有的女人都在酝酿着她们的计划。

雅雪摸了摸怀孕三个月的肚子,她把刚从药店里买到的安胎药装进柜子,虽然她的心早已死去,但肚子里的孩子是无辜的,她要为孩子而活。

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,雅雪坐在大院里享受阳光给的温暖,心,始终是冰冷的,坐了一会,雅雪站起来打算回屋子,刚好遇到迎面走来的二夫人。

“哟,妹妹这么好的情致出来烤太阳,也不喊上我。”

一听到这个声音,雅雪就感到厌恶,她微微点点头打算从二夫人身边走开,不料被二夫人伸脚那么一拦,雅雪摔倒了,他的肚子重重落在地上,一阵钻心的痛从她的肚子传出来,暖暖的血液流了一地都是。

“哟,怎么这么不小心,好不容易怀上的孩子就被你这么给摔没了,看老爷怎么收拾你,哈哈哈……”

没有人怜悯她甚至去扶她一把,她在痛,她们在笑。

雅雪咬紧牙爬回到屋里,还未等她上床休息,张老爷推门进来,一脸阴沉沉的看着雅雪,他一把抓起雅雪的头发把她扔到床上。

“贱女人,你存心让我断子绝孙是不是,好好的一个孩子就被你给摔没了,我让你存心跟我作对。”

张老爷说完就扑到雅雪身上,不顾她流产后身体不适对她发泄兽欲。

张老爷走后,雅雪咬破了嘴唇,她强忍着剧痛,扶着床慢慢直起身子一步一晃的来到柜子前。

她拿出那包买安胎药时特意买回来的砒霜,本想用这包药了却一生,可碍于孩子她下不了手,如今孩子没了,这包毒.药终于可以派上用场,只不过她不是用来自杀。

雅雪不让泪水流出来,她把眼泪吞到肚子里去,当她把那包砒霜投进院子里那口井时,雅雪凄美的笑了。

如她所愿,第二天,整个张家尸体遍地,看着一张张因痛苦而变得狰狞扭曲的面孔,雅雪露出了冷冷的笑容。

那些尸体里还少了一个人,那就是张老爷。

“是你投的毒?”

张老爷手里握着一把锋利的刀朝雅雪走过来,倒在了雅雪跟前不停的抽搐,显然,他也中毒了。

雅雪夺过他手中的刀冷漠的说了一句:“是你成就了我的今天。”

一刀两刀三刀四刀,无论捅几刀,也抹不掉她心中的恨。

从一具具尸体上践踏过去,雅雪走出张家大门,走出了这一个囚禁她十多年的牢笼。

整个世界突然在这时飘起雪,雅雪麻木的走在雪地里,人间,终不是她的归宿。

作者寄语:人心的阴暗比什么都恐怖希望大家会喜欢这篇悲情恐怖小说,多支持多打赏雪人喔恐怖迷扣扣群320784218欢迎迷们加入

美女图片大全

标签:
友情链接+
2019在线情侣自拍视频 脚手架扣件试验机价格 社会热点话题 零下100度冲击试样缺口低温槽 安利产品价格 颜如玉美白饮 阀门保温套 人人鲁免费播放视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