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首页 >> 汽车维修

新娘村上

来源:分享车 时间:2019年10月21日

我叫李薇,是一个驻外记者。对于驻外记者,无疑就是在外面奔波,常年在外面。也可以说长时间在外面出差。

可能你会说一个女生,怎么做这么累的驻外记者。答案只有一个就是工资高呀。

其实我也并非就是一上班就是这么高新的驻外记者。我也是从一个工资微薄的实习记者被提升到高薪福利的驻外记者。之所以被提拔,完全是因为当年我写了一篇有关新娘村的灵异事实报道,得到了很多人的称赞和认可。使得出版社次月排名成为销量第一。

可是谁都看见了新娘村报道的表面,可是谁又能知道这个村子背后的故事。我认为这个故事是我一生都不能忘怀的经历。

还记得当时的我,初次出校门,在这个硕大的城市里面,找到了一个可以让我实习的出版社,是多么不容易的一件事。虽然工资不高,但也可以满足我一个人的温饱问题。

实习的学生就是这样,处处遭人嫌弃。因为什么都不会,老记者就总把自己不愿意的做的事情推给你,而你的原则就是不能拒绝,要无条件接受。

还记得那天主编大人急匆匆的来到办公室,意气风发的对大家说:“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,我刚才接到朋友的一个电话,我们现在有一个地方需要采访,这个地方是特别好的地方。“

“主编呀,你说的好地方,我可不敢恭维,每次都是好地方,去了还不是破地方。” “是呀,主编,你这凭空冒出来的消息,可能会是优秀采访题材吗?”

而我只是站在一个角落,看着有经验的记者抱怨着。

主编大人用手压了压说道:“安静一点,我还没说呢,你们别这么激动。这个地方是苗疆旁边的一个山里面的村庄,叫新娘村。对于我朋友所述,新娘村是一个比较灵异的村庄。大家听到这个村庄名,肯定会认为是一个女儿国类似的或者是一个婚庆村子之类的。但是这样你就想错了,村子居民大多数是男人,对于嫁入村子的新娘,很多都会莫名失踪,第二天找到尸首。所以祖祖辈辈也是胆战心惊的。对于咱们的报道是挖出事实真相。”

“主编,我觉得这个是一个很好的题材,不过你就那么相信咱们出版社能顺利采访回来吗?据我所知,一般这样的题材很难搞定。”

“主编,去农村呀,我可不去,那么脏,还有灵异事件,我可害怕。”

主编看着大家的表情有些无奈的说:“唉,看来你们都不愿意去,这样吧,去的记者,我给她报销一切差旅费用,还有就是工资加三倍。”

“主编,你不知道你这福利,更加证明了,这是个阴谋。”

主编无奈地说:“祖宗们呀,这可是肥肉呀。反正这次已经决定了,你们自己推选个人。”

所有的人开始小声嘀咕起来,最后大家的目光就落在我的身上,有个男人说:“就小李吧,看她初来乍到,给她一个大单,肯定会认真完成。”

主编好像看到希望一样,眼睛发亮的说:“李薇你觉得呢?我认为这是你对实习的最好机会。你可不要错过去。”

我知道我又逃不过了,最终答应了主编的要求。我走的时候,还看见其他记者在偷笑,更有甚者大声说:“哎呦,这回可有看头了。”

我黯然伤神的听从主编的吩咐,与一个摄影帅哥立志,还有一个化妆师小莲。我们三个人都是算是实习的,没有过多的社会经验。

根据公司福利,立志可以开公司车,带着我们去。我心情凝重的看着外面,因为我听说苗疆的人善于巫蛊之术,没准此次事件就是和巫术有关系,没准事态严重,我还会丧命于此。

可是小莲就没有我那么犹豫,很开心的在车里面和立志唱歌,仿佛这次出差不是去工作而是去旅游。

车子在高速上飞速的前行着,经过了一天的车程,我们终于到了主编说的那个新娘村。我的担忧是对的,新娘村就是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美好,连村子的石碑都是残缺不堪,尘土厚厚的覆盖在上面。如果不是小莲眼神尖,我们早就还在苦苦的寻找着。

愕然的大字雕刻在新娘存的石碑上,小莲没有了当时在车子上面的兴奋头。

我们到村口,长长的小路直通里面,可是车子显然只能停在村口,不能往里面开,道口太窄了。

立志看着歪七八扭石头铺成的小路咒骂道:“什么鬼地方,我的摄影器材都被颠散架了。”

小莲这时候,看到什么惊奇的看着里面喊道:“慢点,别走,快看!新娘子!”

我顺着小莲手指的方向,什么也没有看见,立志也是。小莲还在指着说:“那么红的新娘裙,你就看不到吗?”

我摇了摇头说:“这个地方够恐怖的了,你就别抓妖了。”

小莲只能闭上嘴,在后面小步子跟着。

刚才车子到道口的时候,天气还是阳光明媚的,越顺着小路往里面走,越没有阳光。仿佛那个道口就是天气的分割线。

我们顺着小路走,看着前面有一个穿着白色吊带的老汉。我上前礼貌的问好,对于我们三个的到来,老汉的反应当然是很意外。

后来我们说明来意的时候,老汉很快的拒绝了我,并嘴里嘟囔着:“已经遭到诅咒了,你们别再惹怒她了。“

我是一个不那么容易死心的人,老汉的拒绝和唠叨反而增加了我对村子的好奇。我的一阵死缠之后,也终于说服了老汉。

老汉答应带着我们进村,但是不可以问东问西,至于进村的后果,我们自己承担,与村里无关。

立志对我说:“先进村,管他什么后果。我就知道采访不到题材,咱们三个回去,正好就会被炒鱿鱼。”

小莲也开始唉声叹气地说:“人家上班多不容易,还来这种鬼地方。等姑奶奶我有资历的时候,我一定把公司那些老狐狸都给扒皮。”

老汉听到二人的对话,居然没有做出任何反应。我以为是老汉不喜欢吵吵闹闹的就让他俩闭嘴了。

很快我们就到了有人烟的地方,黄土泥巴糊做的房子,在城市里是多么少见的“古董”。稻草的房梁让我隐隐感觉到了村子的落伍,不过整个村子和主编说的一样,从进村到看见人烟的地方,我看到的女人还不过五个。

新娘村还算是一个比较大的村子,经过我看到的这些,我始终没有忍住,狐疑的歪着头看着老汉说:“大爷,我想知道咱们村子为什么要叫新娘村呢?”

老汉忽然停下脚步,让我差点撞到他的身上,他是在提醒我们之后第一次说话:“唉,你们这些记者,如果想要命还是趁早回去吧。知道太多对你们没好处的。”

我一听这句话,仿佛看到希望的火苗在燃烧,我更加兴奋地说:“大爷,我和其他普通记者不一样。我只是想了解咱们村子的那些失踪新娘的灵异事件,好让咱们村子在外面有一个好的口碑。”

老汉点点头说:“我带你去村长家里,你把你的想法和他说说,我认为他应该会告诉你一些你想知道的事情。”

我心里有些小激动,对于我和其他作者不一样的话,只是我自己认为。因为我和公司很多记者就不一样,可能和我初来乍到这个行业有关系,有句话不是说“初生牛犊不怕虎”嘛。

老汉带着我们来到村长家,是一个在村子里面算是好的房子,不过也是一个砖瓦房。再来村长家的路上,我一个女人都没有看见,我顿时感觉村子应该叫男儿国。

村长是一个穿着过时中山装的中年男人,面相看着还是比较和蔼。村长对我的到来和其他人的反应一样是比较好奇的。

村长听到我的来意之后,刚开始的抵触,到了后来的通情达理。根据村长所说,一村之长本身就要为了村子的长期发展做好打算。

村长说:“这些年来这里的记者不下其数,但是没有人能真正的给一个我们想要的答案。说实话,我们也请过很多什么法师,道士,但是没有一次能成功。还有就是我们抵触你们的到来,就是因为很多人也在查明真相的时候丧生了。”

小莲惊呼着:“什么?死啦?”

立志打了一下小莲说:“闭嘴!”

作者寄语:希望大家在此也多支持默偊长篇小说新作《嗜血诊所》,多谢!!!

美女

标签:
友情链接+
日照工作服 2014天堂 小说排名 HV10维氏硬度计 减速机 东革阿里的功效与作用 中医推拿培训 巨乳性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