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首页 >> 汽车资讯

死亡班级

来源:分享车 时间:2019年10月21日

死亡班级

一 噩梦

一辆巴士停在路边,更准确的说,是侧翻在路边。

车子已惨不忍睹,车身坑坑洼洼,挡风玻璃碎了一地,目之所及,是满地的残骸和鲜血。

方源站在车边,一阵血腥味扑鼻而来,他终于忍不住,弯下腰干呕起来。

正当方源竭力想忍住胃中的翻腾时,他感觉自己的脚被什么抓住了。

“救,救救我!”

抬起头,一个被削掉一般的脑袋紧紧的贴在他的脚边,半边脸连同嘴唇都被撕掉了,阴白的牙齿微微的颤抖,不住的向他呼救:

“求求你,救救我!”

方源惊恐的连连后退,而那张原本哀求着的脸瞬间变得怨毒起来,扭曲着残缺的身体,飞快的向方源爬来。

方源惨叫一声,向后逃去,脚下不知被什么绊到,整个人就倒在地上,与此同时,那个已经不能再称之为人的怪物已经怕到他的面前,那张鲜血淋漓的脸几乎就要贴在方源的脸上。

“啊啊啊啊!”方源惨叫一声,醒了过来。

原来是梦。

方源扶着沉痛的头,慢慢坐起身来。

“怎么了源源?”方源的母亲打开门,快步走进来,坐在方源床边,一脸

关切的问道:“做恶梦了?”

方源苍白着脸,点了点头。

母亲抬手摸了摸方源的额头,心疼的说:“脸色这么不好,要不要请假?”

方源摇摇头说:“妈,我没事,只是个噩梦而已,可能是才开学,不太适应吧。”

母亲见他脸色慢慢恢复过来,便说:“那你再眯一会儿。”

“嗯,好。”

母亲这才站起身来离开了。

方源躺了下来,只感觉背后凉飕飕的,伸手一抹,衣服都被汗浸湿了,他无奈的坐起身来:“还是洗个澡吧。”

热水洒在身上,冰冷的身体顿时暖和起来,先前的恐惧也被驱散了不少,混沌的大脑也慢慢清醒起来。

梦中的那张脸,好像在哪里见过。

方源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,随后又自嘲的笑了笑。

只是个梦,何必那么在意,还是多考虑考虑高考吧。说起来,该好好制定意下学习计划了。。。。

方源的大脑很快被考试占满了,原先的恐惧感也一扫而光。

水汽很快布满整个浴室,氤氲中,一团水汽形成一个人形,伸出手慢慢的向方源靠近过去。

就在水汽快碰到他时,方源一下子转过身来,水汽一下子消散不见。

方源疑惑的摸了摸后背,刚刚那股恶寒还在,面前什么也没有,但是不知为何,脑中总有一股直觉,提醒他,这里很危险。

方源不敢多留,胡乱擦干了身体就走出浴室。与此同时,楼下传来母亲喊他吃饭的声音,他应了一声,匆匆忙忙穿好衣服便下了楼。

方源关好的门慢慢的打开,又轻轻的关上,仿佛有谁跟着出来了一般。

二 事故

方源迈着沉重的步伐走到自己的座位坐了下来,还没放下书包,一只手拍了拍他的肩膀,同时一个几乎要震碎耳膜的声音从后面传来:

“哈喽哥们儿,你这是怎么了,像霜打的茄子一样,昨晚干坏事了吧?”

方源顿时感觉自己都被震聋了,他忍住一肚子的火转过身,入眼便是李涛那张充了气一般的胖脸,咬牙切齿的说:“你要死啊胖子!”

不知道是李涛脑子少了跟筋还是怎么的,他硬是没听出方源话里的火气,依旧嬉皮笑脸的耍着宝:“兄弟,一大早的就诅咒我,真让人伤心,你自个儿干了坏事没睡好怎么能迁怒于我呢,亏我还那么关心你。。。”

就在方源几乎想一巴掌扇过去时,一只手伸过来,将一个纸团塞进李涛的嘴巴里。

“好了二狗,你不要再说了。”

“。。。”

方源看着淡定且优雅的擦着手上不存在的口水的赵文,赵文也看着一脸吃惊的方源,一秒钟后,两人相视一笑,双双转过身来开始学习,无视后面因嘴里多了个纸团而张牙舞爪却说不出话的李涛。

方源,李涛和赵文,高中三年一直在一个班里,家又在同一个小区,从穿着开裆裤就互相认识,所以关系很铁,加上现在方源和赵文是同桌,李涛又坐在他们后桌,所以关系更是铁了。三个人中,李涛最为活泼,可以算是没心没肺的那种,上午考个大鹅蛋下午依旧能叫上人一起打游戏;赵文很是高冷,相比于李涛的人来疯,他又是另一个极端;而方源,应该是最正常的,算是一种平衡吧。三人性格迥异,能玩到一块去,就冲赵文能够忍受撕碎李涛的欲望,方源就觉得已经是个奇迹了。偏偏三人关系就像是铁三角,可以说,要是哪天某个人快饿死了,另外两个就算穷的只剩内裤,也不会抛弃他的。

想到自己能拥有这样两个铁哥们,方源觉得十分庆幸,一时间,噩梦带来的不适感也消散了不少。

“话说,”看了一会书,赵文轻声道:“你今天怎么了,确实看着脸色不太好。”

方源停下手中的笔,小声的说:“你还记的那起中巴事故吗?”

刚放寒假时,班主任带着他们出去玩了一趟,路上,一辆中巴车不知怎么的侧翻在路边。那场事故很严重,满地都是鲜血和受伤的人,还有断开的肢体,场面极惨,他们甚至看到司机的头撞出挡风玻璃,只剩一半与脖子连着,就那样挂着。

看到那一幕时,几乎整车的人都在尖叫,甚至有胆小的女生哭出了声音,就连他们,都是拼命才忍住想吐的欲望的。他们的班主任林静也是花了很久的时间,才让他们冷静下来,结果因为那场事故,他们后来的游玩,也都提不起精神,就连班主任,也是笑得极为勉强,最终,他们早早的就结束游玩,踏上了返程。

虽然事后大家都竭力避开这个话题,但那一幕,已经深深的印在所有人的脑海中,怎么都忘不掉。

赵文皱了皱眉头:“记得。你提这个做什么?”

很显然,他是不愿意想起那个场景的。

方源叹了口气:“我也不想提的,只是,我昨晚做了个噩梦,梦见的,就是那个。”

赵文愣了愣,说:“会不会是你太紧张了。”

方源无奈说道:“但愿是吧,可能是刚开学有些不适应。只是那个梦,实在是太真实了点。”

赵文点了点头说:“放松点,你成绩那么好,高考肯定没问题的。”

方源刚要张口,便看见李涛扑了上来,趴在赵文背上,嘴里嚷嚷着要和赵文决一死战,李涛肥胖的身躯压得瘦弱的赵文几乎喘不上气来,这下,就算是平时再淡定的赵文,也终于忍不住的吼出了声:

“滚!”

三 少了一个

上课铃声响了起来,班主任林静翻开名单清了清嗓子,说:“下面,我们开始点名。”

“1号,于凯。”

“到!”

“2 号,易书。”

“到!”

。。。

“30号,李涛。”

“到!”

“点名完毕。”林静满意的说道,“很好,大家全都到了。虽然现在距离高考还有一段时间,但是大家一定要紧张起来,不可以松懈。。。”

林静的声音很好听,可是方源却一点没听进去,他的心里被巨大的震惊占据着。

不对,不对!

不是30个人,他们班,明明有31个人!

可是班主任却说,所有人都到了,这是怎么回事。

方源看了看周围的人,大家都认真的听着班主任讲课,没有一个人因为少了一个人而动容。

“怎么了?”一边的赵文压低了声音问道。

方源低下头装作看书的样子,小声问:“你没有发现,老师少点了一个人吗?”

“少点了一个人?”赵文疑惑的想了想,“没有啊,30个人都点到了呀。”

方源几乎要叫出来:“不,不是30个人,我们班,明明有31个人的!”

赵文震惊极了,半晌没说出话来,刚要开口,就听到林静在上面点方源的名字:

“方源,你说一下这个题目的答案。”

方源愣愣的站起来,见方源没有回答,林静也没有批评,只是提醒他上课要认真听讲,方源只是站着,压根没听进去。林静见他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,只是叹了口气,让方源坐下来。

一节课,方源心中都乱糟糟的,他明明记得他们班有31个人。他不断的回忆那个人,却发现,几乎想不起那个人的信息,名字,长相,似乎被一层雾笼罩着,答案就近在咫尺,突然,脑海中有什么一闪而过,他刚要抓住,下课铃声响了起来。

“真见鬼了!”方源烦透了。

“方源,跟我来一下。”

看来林静还是不打算放过他呀,方源心中烦意更盛。

赵文看了看他,说:“回来再详谈。”

方源点了点头,皱着眉头走出了教室。

身后传来李涛幸灾乐祸的口哨声,方源皱着的眉头松了松,随即,又深深的皱了起来。

被林静灌了一番鸡汤后,方源回到教室,坐了下来,眉头皱得更深了。

他临走前问的那番话依旧在耳边回旋。

“老师,我们班这学期有人转学离开吗?”

“没有啊。”林静一副莫名其妙的样子,“你问着个干嘛?”

“没什么,”方源不安的摸了摸鼻子,刚要转身,犹豫了一下,还是问出口:

“老师,我们班,一直都是30个人吗?”

林静点点头,更加疑惑了,刚要问,方源抢先说:“那老师,我先回去上课了。”

30个人,一直都是30个人。

那他记忆里多出的那个人是谁?

或者,如果他的记忆没有出错的话,少了的那个人,是谁?

“小源子,林大美女没骂你吧?我听老赵说你做了个噩梦,到现在还神经兮兮的?”后面传来李涛的声音。

梦?

梦!

梦中的记忆疯狂的涌入大脑,方源突然想起来,那个梦里的人,那个向他求救的人,就是消失了的那个同学,杨斌!

性感美女图片

标签:
友情链接+
原创文学网 真人 摩擦磨损试验机厂家 WDS系列电子万能试验机 富安矿业 海绵吸盘 丙酸氯倍他索 成人美女图片 松本2018最新作品番号SNIS870封面 美媛馆于大小姐蕾丝情趣睡衣 白皙大长腿的短裙翘臀美女